2020全國兩會
x

注冊新用戶

發送驗證碼
立即注冊
X

修改密碼

發送驗證碼
修改密碼

上可頂天 下臨深淵 ——賴少其眼中的黃山

2019年12月10日 15:10:35 來源:黃山日報 作者:王國銀

  1939年10月,那是一個炮火連天、硝煙彌漫的歲月,中華大地正遭受日本鐵蹄踐踏,中華民族正遭受日寇肆意蹂躪。正在廣西從事報刊編輯發行工作的賴少其被當局列入黑名單,隨時有被捕危險,組織上安排他立即離開,到皖南參加新四軍,投身抗日前線。

  幾經輾轉后,賴少其從浙江來到徽州,經過黃山腳下,沿著青弋江坐竹筏順流而下,到達涇縣云嶺。因當時革命形勢緊迫,賴少其沒有時間登上黃山游覽。這一階段,他應《救亡日報》之約,每天采寫一篇報道。在黃山腳下他寫了第九篇,題目為《青弋江上》。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黃山,黃山給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1959年,賴少其從上海文聯調任安徽省宣傳部任副部長,從此便以黃山為繪畫創作基地,幾乎年年多次上山,短則數日,長則數月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黃山山中人”。鐘靈毓秀的黃山讓他沉迷其中,成為取之不盡的繪畫創作源泉,他像當年的石濤、程邃、黃賓虹一樣,搜盡奇峰,畫盡黃山的丘壑之美,而且借古開今,融通中西,繪畫藝術達到了巔峰。著名畫家唐云在評價他的《黃山圖》時說,如果說石濤、梅清都是“黃山畫派”的領袖,那么賴少其作為“新黃山畫派”的執旗人,足以當之無愧。

  賴少其的繪畫經歷了從木刻版畫到山水國畫的過程。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前后,賴少其組織張弘、師松齡、陶天月等一批版畫家到黃山體驗生活,學習徽派版畫傳統。他們聯手創作了大型套色版畫《黃山后?!貳痘粕獎齬蕁?。在紀念《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發表20周年全國美術展覽會上,《黃山后?!氛鉤齪笠鵯苛曳聰?,安徽由此一躍跨進了版畫大省行列。后來又以陳毅元帥率各國外交使節在黃山考察為題材,聯合創作《陳毅吟詩》版畫,同樣影響深遠。

  版畫屬于一個獨特的新興的繪畫種類,因為缺少凝聚力,發展不快。賴少其很早就想成立一個全國版畫協會。經過幾個月的籌備,一切工作準備就緒。在賴少其的主導和推動下,會議選在黃山召開?;嵋檎倏?,賴少其陪同李樺、古元、王琦等60多名著名版畫家先期到達黃山,在山上寫生創作,宣傳和推介黃山。1980年4月19日,中國版畫家成立大會在黃山賓館舉行,賴少其當選為中國版畫協會副主席。

  七十年代后期和八十年代前中期,賴少其到黃山后常常住在紫云樓,這里相對安靜,不失為觀景、寫生、臨摹、創作的好地方。此時,他以創作黃山山水國畫為主,自稱為“黃山時期”,也是他一生收獲最大的時期。從合肥賴少其藝術館藏品和他的大型畫集看,黃山題材國畫占三分之一以上。其中,1980年夏秋季節,賴少其在黃山集中精力創作,先后繪就《有泉萬壑響》《秋山積雨晚來涼》《秋山紅葉圖》《雨后翡翠池》《云來峰轉》《黃山萬松圖》等丈二匹大畫,還專門為黃山管理局創作《黃山之贊》。此后一段時間,在合肥、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香港等地舉辦的《賴少其書畫展覽》,也多以黃山題材為主。

  他的黃山題材作品,精品多,巨幅多,重要場合裝飾的也多。他雖然走過很多地方,包括泰山、雁蕩山、天臺山、普陀山等名山大川,但每當有人約他創作時,他總是想到黃山,隨時隨地將已經融入到骨子里的黃山畫出來。

  應邀為上海市政府西郊賓館創作《黃山九龍瀑》《黃山之贊一首》兩幅丈二匹大畫;

  應邀為杭州飯店創作巨幅國畫《黃山高》;

  應邀為廣州南湖賓館所創作丈二匹《夢游黃山西海門》;

  應邀為北京釣魚臺國賓館創作《山中一夜雨》和丈六匹《雙龍瀑》,布置于總統套房,后來又再次創作《黃山五百里》;

  應邀為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創作丈六匹國畫《云海松濤圖》;

  應邀為中央統戰部創作八尺大畫《黃山松濤》;

  ……

  賴少其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,在年屆古稀時便回到廣東老家。此后他畫風大變,形成了獨特強烈的藝術風格,自稱“丙寅變法”或“衰年變法”。實際上,他在廣東老家的畫作仍然以黃山題材為主,只是因為年齡身體原因,不能像過去那樣常常登山,直觀地感悟黃山,只能在腦海中不斷放映黃山,在睡夢中不斷回憶黃山。這個時候他畫的黃山更加抽象寫意,更加朦朧虛化。此時的黃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境地、難以達到的世界。

  六十年代時,他畫過《百丈泉》,那時還是師造化,寫實成分比較多,但變法之后再畫的《百丈泉》完全變樣,色彩豐富、意境深邃,就是一種如夢如幻、如癡如醉的感覺,具有刻骨銘心的溶于深淵的空間印象。難怪他在款識這樣表達:“呼嘯龍吟泉擊石,天昏地暗雷塞庭。山靜風橫頻入夢,天馬縱橫醉酩酊?!?/p>

  1991年,他在美國紐約曼哈頓時創作了一幅《黃山一夜雨》,這幅畫完全就是當年揮之不去的黃山印象,經過多年的沉淀后,已經深入骨髓,成為他精神世界里最容易觸動的“軟肋”。這幅畫畫好后他記著:一九六九年夏,余在黃山夜宿半山寺,夢為雨沖去。晨起壁上飛瀑懸空。遂扣天門而上天都峰。匆匆已二十二年……

  為了滿足自己對黃山的日夜思念,他在回到廣東后的第八年,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到安徽,來到黃山。這次黃山之行,應該是他一百次以上的黃山之行。賴少其整整在山上畫了10天。盡管80歲高齡、旅途顛簸、活動繁忙,然而人們發現投身黃山懷抱的賴少其,竟然精神煥發,拄著拐杖奔波選景,從未喊過疲倦,有時一畫就是三四個小時,最后留下鴻篇巨制《中國安徽黃山之贊》。

  在人生最后的繪畫創作中,他畫山已經不再是山,此時他在用生命綻放“大道之象”。在《黃山之歌》里他寫到:“河山多壯麗,行行復行行?;粕鉸穸詳?,春來草青青?!焙孟褚丫約和耆諶牖粕?,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,埋下去的是自己,長出來的是青草。

  我們現在知道的賴少其,更多的是其人生光鮮的一面,其實他的人生經歷也是極其坎坷的、困難重重的。除了早年在廣西當編輯和發行人時可能遇到不測之外,參加新四軍不久就遇到“皖南事變”,被捕后關押在上饒集中營,在獄中堅貞不屈,后越獄逃離;文革期間又受到不公正待遇,被免職賦閑,直到1978年平反恢復職務;本來他已經成為中國版畫新徽派的主要創始人,取得的成就令人矚目,但后來又自我挑戰改畫國畫,成為新黃山畫派的執旗人。到了晚年,居然畫風再變,進入繪畫新的世界,讓藝術再度升華。

  關于賴少其,了解他的人已經寫過很多很多東西,再寫就容易重復了。但是,在收集資料過程中,又有意外發現,覺得有必要再寫一篇。原來賴少其離開安徽后,還專門寫了一幅字給黃山,囑咐將其刻在巖壁上,既增加文化內涵,又作為永久紀念。只是,這幅字寫后不久,黃山便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名錄,按照《世界遺產公約》,為了保持遺產的原真性和完整性,不再允許在巖壁上增加石刻了。

  我們十分小心地打開這幅書法,八個大字豁然入目:上可頂天,下臨深淵。

  大家靜靜地看著這八個大字,好像不是在品書法,而是咀嚼賴老心中的黃山形象。

  實際上,賴老不知道,黃山人心中同樣有一個賴老的形象,這八個字也正是黃山人對賴老的評價。


編輯:文潮

{ganrao} 11选5近期中奖号码河南 七星彩大公鸡规律图 浙江舟山体育彩票飞鱼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群 股票配资监管相 北京快3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平台漏动 黑龙江体彩11选5 配资网站源码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江西快3稳赚技巧 北京快乐8预测软件 天津时时彩早上几点开始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甘肃快三预测软件 彩票走势图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