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春節
x

注冊新用戶

發送驗證碼
立即注冊
X

修改密碼

發送驗證碼
修改密碼

忠厚人 (外一篇)

2019年12月25日 14:50:14 來源:黃山日報

    自明爺一生勤勞,但卻沒有致富,除了滿手老繭、一把胡子,別的什么也沒有。要說他此生賺了點啥,那就是“忠厚”二字。到了晚年,村里人好像忘記了他曾有過的名字,都一律把他叫“忠厚人”。

  他的“忠厚”,不是一種策略,也不是一種修養,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一種德性,用老鄉的話說就是天生的一個好人。

  我相信任何時候、任何處境下,人群里總有一些好人,他們的好,不是誰教育出來的,而是天生的。就像雨后的虹、草里的花、地下的泉,是天生的,是一種自然現象。

  特別是在黯淡的日子里,在悲苦的命運里,生活中遇到這樣的好人,就會讓人感受到一點亮光,心里也就有了暖意。

  自明爺是那種特別愛幫忙的善良人。誰家要修房,一招呼,他就去做最苦最累的活,比如挑土呀,往房上遞瓦呀。若是誰家死了人,那挖井(指挖墓坑)、抬棺的人中間,必定有自明爺的身影。

  村里一個孤老太太體弱多病,自明爺每天為她挑水送柴火,二十多年從未間斷,直到老太太活到八十歲過世。這時候,自明爺也六十多歲了。

  日子太窮了,有的人就動了邪心思,做起小偷小摸的勾當。

  自明爺人勤快,地里莊稼也長得特別好,就有人偷到他的地里去了。

  有一次,自明爺看見一個人正在偷挖他地里的土豆,他遠遠喊了一聲。那人受了驚,急忙提著半筐土豆想跳水渠逃走,腳下一滑,那人摔倒在堤坎下。自明爺趕緊上前把那人扶起來,又為他拾起散落在地上的土豆,裝進筐子,見只有半筐,自明爺對那人說:以后缺什么,只要我有,你就打聲招呼,我有的,你就有,再不要這樣擔驚受嚇。那人從此成了自明爺的朋友,逢人就說,這天底下,我就聽忠厚人的。

  自明爺屬牛,活到八十四歲,牛見牛,不回頭,在本命年里,這頭善良的牛悄然遠去。

  鄉親們要我為自明爺寫一聯碑銘,我寫了八個字:勤勞似牛,忠厚如土。

  小 頭

  小頭的頭并不小,是和大家一樣的頭。

  小頭其實是“小偷”改換了的叫法。他家窮,小學畢業就回家了,后來拜了一個師傅,練習偷竊的技藝,稱為“三只手”。一次不小心被人捉住,打掉了兩根手指頭,成了殘人。

  從此改邪歸正,靠撿垃圾、收廢品為生。就落了個名字叫“小頭”,不過已經沒有了不好的意思,僅僅是代號而已,不知底細的年輕人,還以為“小頭”就是他的乳名或者昵稱?;八禱乩?,對一個可憐人,人們不會有那么多惡意的,即使他曾經做過不好的“營生”。

  小頭撿垃圾、收廢品已經二十多年,僅僅混口飯吃,并沒積下余錢,但是,人們發現,他的學問是越來越多了。

  他說,這都是從垃圾里撿來的。

  原來,小頭每天都會撿到或收購一些舊圖書報刊,在賣給廢品收購站之前,他都要抽時間瀏覽一下,還把有價值的文章用剪刀剪下來,分門別類裝訂起來。休息的時候,他就手不釋卷地閱讀和學習它們。

  他還經常把自己讀到的“特大新聞”說給別人聽,人們聽兩句,就說知道了,這是兩個月前發生的事情;一些有涵養的人也會耐心地聽他敘述那些他們早已知道的“最新消息”,他們不忍心讓一個撿垃圾的人敗了這一點點對文化的雅興。

  他也的確掌握了不少不會輕易過時的知識,比如一些單方、一些生活的小竅門、一些有趣的人物和故事。

  他在撿到的一本舊書里,發現里面夾著一封情真意切的情書,讓他感動了好久,也悲哀了好久,今生今世,他是不會收到這樣感人的情書的。但他也感到納悶:這么感天動地的愛情,為什么就被當作廢品扔掉了呢?他感到人心難測了。

  他在一無所有的命運里,在垃圾堆里,撿拾著,閱讀著,他在他的處境里最大限度地達到了他的博學多識。雖然,他獲得的新聞常常是過時的,他的知識常常寫在褪色發霉的紙上。

  他,一個窮人,在生活的垃圾堆上,也撿拾過只屬于他的,那些卑微的充實和感動。


編輯:文潮

{ganrao}